袭击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事件调查初步结果

转自安大略省人权委员会文章

事件背景

据报道,2007年夏秋季间,在安大略省南部和中部地区,发生了多起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受到人身攻击和语言侮辱的事件,其中多数伴有种族歧视的嫌疑。安大略省人权委员会(以下简称“委员会”)对这些报道表示密切关注。

根据《人权法案》(以下简称《法案》)对导致紧张或冲突事件/情况进行调查的要求,同时为了促进相关机制应对此类问题,委员会于2007年11月2日正式启动了一项针对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遭袭击事件的调查活动。本调查的目的在于:

  • 进一步了解事件的性质,以及该系统性问题存在的影响范围;
  • 帮助那些受影响者,并提供他们获得适当帮助的资源;
  • 提高社区和相关政府部门处理此类紧张和冲突问题的能力;
  • 寻找可行的解决方法;
  • 提高公众对种族歧视和种族定性的认识。

委员会与多伦多大都会华人及东南亚法律事务所 (MTCSALC) 合作,开通了热线电话和网上问卷调查,用于收集经历或目击这类事件的人士所提供的信息,并向那些受到影响的人士提供适当的社区和政府资源,以帮助他们获得进一步投诉回应。同时,委员会还提供普通话、粤语、越南语和韩语的传译服务。热线电话和网上问卷调查的时间从2007年11月7日开始,至2007年12月6日结束。

这份初步结果报告旨在通报热线电话和网上问卷调查的结果,并为委员会的下一步行动奠定基础。

本次调查共收到来自安大略省南部和中部地区的34份报告,包括奥罗拉 (Aurora)和列支文山 (Richmond Hill) 地区、渥太华、以及休伦 (Huron) 湖地区的一些社区,主要来自以下三个地区,即鲜高湖 (Simcoe)地区,彼得堡 (Peterborough) 以及里迪欧 (Rideau) 湖地区。这三个地区都是深受当地人和游客喜爱的水上运动(包括钓鱼)区域。在这些报告中,有些来自曾经在钓鱼时或在其它活动中遭受过种族歧视骚扰和袭击的亚裔人士。其它的则来自居住在被报道事件发生地社区的居民,在这些居民中,有些人对本社区内的种族歧视现象表示了关注,还有一些人则强调了资源保护问题,也有相当多数量的人对亚裔加拿大人持负面和歧视性情绪。

对于这些收到的答复,委员会尚未进行任何调查。这份初步调查结果的目的不在于,也不应当被视作对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所受到的仇视和袭击频率的统计,同时它也不应当被用作对某个社区的特点或态度进行评价的基础。委员会认为,即使只有一例针对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的种族歧视袭击,也应当引起高度重视。考虑到有些被报道袭击事件的严重性以及它们对亚裔加拿大人社区的影响,委员会将以极其严肃认真的态度对待这些问题。

委员会向所有为本次调查提供帮助的人士表示感谢,包括所有提交报告者和向委员会提供有益信息和建议的人士。特别要感谢多伦多大都会华人及东南亚法律事务所(MTCSALC)为本次调查做出的非常宝贵的贡献。

ISBN/ISSN: 978-1-4249-5564-0

与人权相关的内容

《人权法案》的目的,如其在前言中所陈述的那样,在于创建一个“对每个人的尊严和价值给与理解和相互尊重,让每个人都感到自己是社区的一分子,可以充分为社区和本省的发展和安定做出贡献”的省份。当个人有针对性地受到某种过于严格的审视,或者由于种族原因,遭受某种负面态度或待遇时,这就是人权问题。

委员会编写的《关于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的政策和方针》为理解种族主义、种族歧视和种族骚扰制定了一个框架。人们通常否认加拿大存在种族歧视。有一种神话式的说法是加拿大人都是“色盲”,只是那些少数族裔人群本身过于敏感,并且容易反应过度。一种常用的否认手段是将少数族裔人群所受到的不利的、或者负面的待遇都归咎于其自身的缺点。与这些神话式说法相反的是,加拿大长期以来就存在着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的历史,包括对亚裔人群的偏见、成见和系统性歧视的历史。虽然这种状况正在慢慢改变,但是不可否认,种族主义、种族歧视和种族骚扰仍是现实存在的问题,并且对少数族裔的人群,以及对所有加拿大人具有深刻的影响。

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体现在多个不同的层面,包括个人间、制度上、体系中和社会上。它可能表现为公开性的偏见和成见,也可能表现为根植于体系和制度中的某些无意识的态度和价值观。就此而言,有些人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有种族歧视的做法。

人权法律中有这样的原则规定,如果某个少数族裔人士的遭遇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那么种族歧视只是用来确定是否造成人权侵犯的多种因素中的一种。

并非所有的种族歧视行为都可以根据《法案》提起诉讼,有些是在《法案》的管辖权限以外。除了发生在某些社会领域内的行为,如就业、房屋居住、职业协会、合同、或者服务、商品和设施等,发生在其它领域内的、与种族因素有关的行为就不属于《法案》管辖,也不能构成人权诉讼的主体。许多针对亚裔钓鱼客的事件就不属于《法案》指定的保护范围,因为它们属于个人之间在《法案》适用的社会领域之外的冲突。在这些事件中,种族问题是一个因素,它们是个人的成见、偏见和种族主义思想的表现。但是,这类事件可以归入刑事犯罪的范畴,那些部分、或全部由《法案》所定义的偏见或成见所造成的事件,可以构成仇恨罪。

这些事件引起了人们对人权的高度重视,不论它们是否构成人权诉讼,委员会都有责任开展教育、展开调查和采取行动。这些事件提醒我们,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在安大略省的确存在,并可能对目标群体的生活造成极其严重的影响。少数族裔已经感到他们的生理、心理安全和完整性受到了威胁,根据警方调查,在某些案件中,钓鱼客甚至受到过身体上的暴力袭击。这对整个社会都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这些事件还提醒我们,应当在全社会和我们的制度中采取一些针对种族主义的预防性措施,从而防止这类歧视和骚扰事件的发生。市政当局、警察部门、教育机构、政府各部门、社区组织和委员会本身都有义务宣传这些事件的前因后果,并确保此

类事件不再发生。

大多数参与调查并讲述其可怕钓鱼经历的钓鱼爱好者,无论是出于无助感、怕遭到报复、或是出于其它原因,以前都未曾与有关部门联系并报告他们的经历。这一情况告诉我们,我们需要一些负责任的机构,包括本委员会在内,通过进一步的努力将一些少数族裔及处在危险中一些社区群体包含在内,使他们了解自己的权利,并更加自信地与有关部门联系以获取帮助。

针对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的袭击

2007年夏秋之际,有关部门接到了多起发生在安大略省南部和中部地区针对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袭击事件的报告:

  • 4月27日,Georgina:一名男子和他13岁的儿子在Malone Avenue钓鱼时,两名男子走近他们,并将他的儿子推入水中。同时,一名72岁的老年男子也被推倒,其渔具也遭破坏。
  • 7月22日,Georgina:一群人接近一群钓鱼客,并将其中一名钓鱼客推入水中。
  • 8月5日,Georgina:一群钓鱼客在Mossington 桥上时,一名男子走近他们,并将一名钓鱼客推入水中。
  • 8月6日,Georgina:一群钓鱼客在Mossington 桥上垂钓时,一名男子走近他们,并将一名钓鱼客推入水中。
  • 8月18日,Georgina:一名男子在Mossington 桥上垂钓时,两个人从背后走近他,并将其推入水中。
  • 8月28日,在Gannon的 Narrow 桥:一名钓鱼客被推入水中。
  • 9月15日,Westport:三名钓鱼客在36号地方公路的一座桥上遭到五名男子袭击,受轻伤。
  • 9月16日,Georgina:一群男子在Mossington桥上接近一群钓鱼客,并将其中两名钓鱼客推入水中。在随后发生的冲突中,一名钓鱼客受重伤。
  • 9月29日,Westport:三名钓鱼客受到四名男子的威胁。
  • 9月30日,Coboconk:一名钓鱼客受到袭击。
  • 10月25日,Hastings:在Trent Severn航路的一座桥下,发现刷有针对亚裔钓鱼客的种族攻击性标语。

这些事件中有不少已被提出指控。

除上述事件外,本次调查还收到六起袭击钓鱼客的报告,其中一起是由一名受到事件波及的人士向有关部门报告的。一些报告详细描述了多起事件。本次调查还收到了一些居住在事件发生地区的少数族裔人士的报告,他们希望这些地区存在的种族歧视态度和种族歧视事件能引起高度重视。

无论是从针对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的事件,还是从调查中有人表达的对不当钓鱼的不满情绪,都可清楚看出冲突主要发生于在码头、桥梁和桥墩附近钓鱼时,很少有事件/报告是关于在船上钓鱼的。码头、桥梁和桥墩附近是对公共占地竞争较多的地区,人们在这些地区钓鱼不仅更加显眼,而且更容易受到骚扰和袭击。

这些事件的内容包括语言袭击、破坏渔具、投掷石块以及人身袭击。例如,有人曾描述过当他在渥太华附近Orleans的Petre岛上独自钓鱼时,四个年轻人如何用含有种族歧视的语言大声辱骂他,例如“XX滚回XX去”,并向他前面的水域投掷石块。

过去几年来,每到十月初至十一月中,我大都会坐船在Rice湖上钓鱼。在最近的一个半月中,大约有两次,有一个男人会从他的屋子里走出来,大声叫嚷,这些该死的中国人(有时他会说该死的越南人或该死的韩国人)侵占了他的后院。(#9)

还有一件事发生在Rice湖区一座名叫Bewdley的小镇上,那里有一个公园,公园里有一个公共码头就在LCBO商店旁边。有一天我看见一个上了年纪的华裔男子在那里哭泣,于是我过去问他出了什么事?他说有两个十几岁的白人小孩过来把他装诱饵的盒子踢到湖里去了,现在他无法再钓鱼了。(#9)

有些这类针对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的袭击事件得到了白人目击者或者白人朋友的证实。

去年八月,当我和我的一名华裔朋友在这条河道附近的一片公共区域内钓鱼时,当地的居民要将我们赶走……当我告诉他们我们是在公共区域内时,【他】威胁要将我们推到湖里,并说“如果你们不立刻离开的话,就等着泡在水里吧。”于是我们只好离开了,因为我们不想惹麻烦。(#7)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有一次,我的同事在Goderich湖湾地区的一个桥墩上钓鱼时遇到了一群坐在一艘小鱼船上的非亚裔男子的挑衅。当时,他已经在那个地方独自钓了一会儿鱼了,这时一艘小船靠过来并在他面前抛锚停下来,然后这些男子就用明显带有种族袭击性的言语大声侮辱他……考虑到我这位同事的人品,以及我与他共事十多年的了解,他所描述的情况显然是属于带有种族歧视性质的袭击。(#6)

有一位祖籍土耳其的先生讲述了他在钓鱼时,当他的口音泄漏出他是一位“外国人”时,一次友好的会面是如何转变成负面遭遇的。

每一位报告者都强调并坚信这些袭击是由种族歧视造成的。在大多数事件中,都伴有种族污辱性语言。

这些袭击者使用诸如“资源保护”之类的借口是荒谬可笑的,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他们袭击的是合法钓鱼的合法钓鱼客。唯一的理由是这些被袭击者都具有某种肤色和面部特征。这不是种族歧视性袭击还是什么?(#8)

通常那些被报告的种族歧视性袭击受害者都没有采取正常步骤联系有关部门。一名男子表达了他的无助,他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一名女子在报告时说,她之所以没有联系有关部门是因为害怕遭到报复。另一名男子,曾被投掷石块并受到言语侮辱,他说:

由于害怕受到进一步的袭击,我选择不还手,他们离开时显得非常高兴。(#8)

这些事件对那些受袭击者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有些人说他们再也不会到那些有过不愉快经历的地区钓鱼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去Peterborough钓过鱼,因为我害怕有些人会把我推到湖里。(#5)

有些人说要改变他们的钓鱼习惯;例如,他们将避免一个人钓鱼,或者在钓鱼时要确保自己带了手机。

我害怕一个人出去钓鱼。在去Rice湖及周边地区钓鱼时我一定要和朋友一起去。(#9)

除了带来直接伤害之外,这些袭击还给直接受害人及其朋友和家人带来长期的恐惧感。

听到他所描述的经历,我感到非常不安,我很担心某天他会受到身体上的伤害,尤其担心当他和小女儿在一起时发生这样的事情。(#6)

这一事件对我儿子的心理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因为敌视他的人是他童年时的伙伴……由于这一事件使我儿子在精神上受到了巨大的打击,即使经过了医生的专门治疗,他现在夜里仍然不能入睡。这一事件也给我妻子带来噩梦。她经常在半夜醒来大叫儿子的名字。(#4)

有些报告提到了这些袭击对整个加拿大亚裔社区的影响。

没有一个亚洲人在钓鱼时有安全感。这种性质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为什么警方不早点采取相应措施,非要到差点出人命了才行动?(#4)

这已经造成了一种恐慌,事实上是剥夺了所有具有明显特征的亚裔民族作为平等居民生活和享受社区乐趣的基本自由。(#15)

最重要的,是在有些人心目中对加拿大是否有能力履行其承诺的价值观产生了怀疑。

加拿大作为一个所谓的“多元文化”国家,应该多花一些精力来保护人权平等,并更多地关注有种族歧视倾向的犯罪活动。(#8)

在这一点上,尽管我看到了一些很积极的方面,但似乎更深层的问题还没有被提出来, 那就是认为问题出在受害人身上的观点,这是一种令人非常不安的错误想法……, 我可以告诉你们,除非立即采取严厉的惩戒措施,否则这种仇恨一定会在社会的沉默中蔓延。(#15)

这类事件造成的深刻的脆弱感和劣势感不会很快消失,并会长期对受影响社区群体的安全感和被接纳感造成负面影响。

针对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的负面态度

亚裔加拿大人的历史一直笼罩在种族主义的阴影中。曾有多部法律用于限制中国移民。1885年颁布的《中国移民法》对所有进入加拿大的中国人征收$50的“人头税”,1903年这笔限制性金额增加到$500。1872年,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剥夺了华裔加拿大人参加省级和市级选举投票的权利;1895年和1907年,日裔加拿大人和南亚裔加拿大人也分别被剥夺了类似的公民权。还有一系列歧视性的法律和政策禁止华裔加拿大人拥有资产、担任公务员或从事某些职业。众所周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居住在加拿大西海岸的日裔加拿大人被剥夺了资产,并遭受强制迁徙和扣押。亚裔加拿大人一直承受着种族主义的偏见,被视作不可同化的“黄祸”,被认为是肮脏的、诡计多端的和卑劣的。对亚裔加拿大人的负面态度主要存在于将这些加拿大人描述为“外国人”和“异乡人”,认为他们的价值观和文化与加拿大式的生活方式格格不入。2003年SARS爆发期间,对华裔和南亚裔加拿大人的负面态度问题再次显露出来。最近,有媒体报道,两名自称“港口市雅利安人(Port City Aryans)”的年轻人因对中国大学生进行人身攻击,在新不伦瑞克省法庭受到审判。

委员会共收到14份来自居住在袭击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事件发生地区的非少数族裔人士的报告,他们中的大多数,虽然不是所有人,都将矛头指向亚裔加拿大人的钓鱼行为,而否认种族因素是这些事件发生的主要原因。

有一些报告者指出,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在他们垂钓的那些种族相对单一的社区里,看起来非常显眼。根据最近公布的2006年人口普查数据,在袭击事件发生的地区,如彼得堡(Peterborough)和鲜高湖(Simcoe)周边地区,新移民在总人口中的比例在0到3.8%之间;然而在大多伦多的部分地区,新移民在总人口中的比例高达47%。

一部分社会冲突的发生显然与更多有色人种进入了一个不太多元化的地区有关。(#2)

鲜高湖(Simcoe)地区一直就是一个白人占主导地位的社区,教育系统长期以来也明显受到种族主义的影响。(#14)

显然,我带孩子去的那座公园里到处都是一些不属于我们邻近的人……,当我亲眼看到一个亚洲家庭在我们的公园里到处挖洞,寻找他们钓鱼用的虫子时,我立刻就知道他们不是我们社区的人。(#17)

由于明显地被视作“外来人”,亚裔加拿大人的一些活动也可能受到了格外严格的审视。例如,那些对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的行为表示关注的报告者,经常会举出一个通常发生在多年以前的例子,来作为对整个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群体做负面评价的依据。有一个人就举例说他有一次看到一个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钓了尺寸很小的鲈鱼,并据此总结说“越来越多的亚洲人正在糟蹋我们的湖泊”。另一名报告者称“亚洲人对我们的国家没有丝毫尊重”,理由是有一次一些亚裔加拿大人在一个著名的钓鱼胜地野炊,弄得很乱,垃圾也没有带走。

需要强调指出的是,没有证据表明某一个群体比另一个群体更容易违反环境保护法规。

许多报告者都将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概括为太吵闹,或者占据了太多的码头、桥墩或桥梁的空间。

有几名报告者直接表达了对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的敌意;例如,明确区分“亚洲人”和“加拿大人”,并表达了诸如“亚洲人”“无论捕到什么都要”,“对我们的国家没有丝毫尊重”,“以善于欺骗著称”,并且“在文化上蔑视加拿大的法律和道德标准”等观点。语言和口音似乎特别成为一个造成敌意的导火索,有些报告者将某些人描述为“假装不会说英语”,或者模仿一些英语为第二语言的人说英语时的典型表达。有些报告者甚至直接将袭击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的行为归咎于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身上。例如,有一位报告者这样说:

这是对我所读过的关于“仇恨亚洲人”的文章的一个解释。我相信这就是最终的结果。有许多和我一样的人,我们的家园一次又一次地被非法侵入,直到最后我们直截了当地向他们提出这一点,其间,我们有些人抑制不住怒火,出手打了人。(#19)

本次调查还接到一些仇恨电话,包括对多伦多大都会华人及东南亚法律事务所 (MTCSALC)工作人员发出的死亡威胁以及种族主义侮辱。

显然,不是每一位对不当钓鱼表示关注的人都是出于种族主义的原因。每个社区群体中大都会有一些不遵守规定、不考虑他人或者违反法律的人。而且,正如下一章“安大略省的休闲钓鱼活动”中所提到的那样,目前,在获取那些有限的资源方面,的确存在广泛的焦虑和困难。

目前重要的问题是,当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在一个种族相对单一的社区里作为一个明显的外来者出现时,容易受到不恰当的审视,并且被认为比其他加拿大人更容易违反法律,结果造成所有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都受到敌视并遭遇敌对态度。

鲜高湖(Simcoe)地区一名白人教师强调了对年轻人进行反种族主义教育的重要性,她列举了自己作为教育工作者所目睹的一些事件为例:

有些家庭强调这种排异性,不幸的是,其子女往往表现出“苹果落地,离树不远(有其父必有其子)”的恶性循环。作为一名教师,我目睹过许多发生在走廊、餐厅和户外的令人难以忍受的事件,有些真是让人恶心……社会各阶层,包括学校,都要保证不断提供稳定的支持。必须要对教职员工和学生进行专门培训。(#4)

安大略省的休闲钓鱼活动

休闲钓鱼活动可以是一次愉快的家庭活动或团体活动,也可以是一种享受户外美景的方式。对安大略省的许多社区群体来说,包括钓鱼的旅游活动也是一项重要的经济收入来源。当然,休闲钓鱼活动只是安大略省居民享受的众多水上运动中的一种。当地人、季节性居民和一日游游客们都有权享受安大略省南部和中部地区的湖泊、河流和其它水域。

有一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人士,他负责管理的一片水域附近曾发生过多起袭击事件,他在报告中提出,应从一个更广泛的角度,即围绕水上运动资源的争夺来看待这些冲突。这名人士指出,由来自大多伦多地区一日游的水域使用范围问题所造成的紧张局势和竞争正在不断加剧。随着一日游游客的不断增加,对水域的需求已经超过了供应能力。同时,随着开发高档度假村和小木屋以取代“家庭式”设施潮流的兴起,这个问题正变得越来越严重。有些社会冲突就与这些休闲资源使用的矛盾有关, 例如,夜间钓鱼、船只夜泊以及露营之间的矛盾。这名人士强调说,虽然种族主义显然是造成这些事件的一个因素,但是这些事件同时也是在有关资源争夺的社会冲突这个大环境下发生的,要缓解这种紧张局势首先必须要解决这些深层的问题。

许多报告者也都强调了这方面的认识,不是关于资源保护,而是关于如何在当地人、季节性居民和一日游游客之间分配空间,尤其是码头、桥墩和桥梁方面的问题。

许多报告者提到了对鱼类资源的保存和保护问题。对安大略省渔业资源的保存和保护不仅是一个道德上和环境上的重要问题,同时也关系到许多安大略省居民的生计。

在“木屋村(cottage country)”里,渔业资源的保护不仅是一个娱乐问题,也是一个基本的生计问题。如果用于保护渔业资源健康发展的法规不能得到有效执行的话,那么每个人的生计问题大都会受到影响。(#21)

在安大略省,休闲钓鱼活动受到多种法律和法规的制约,目的在于平衡休闲娱乐和经济利益,并对渔业资源进行长期的保护和管理。联邦《渔业法》对鱼类和渔场予以保护和保存。安大略省的《鱼类和野生动物保护法》用于管理捕鱼许可证的发放。钓鱼客们必须确定自己已经获得了适当的许可证。同时,还规定了他们的捕鱼地点和时间(开放和关闭的捕鱼季节);对于某个特定品种的鱼可以捕多少和保留多少;多大的鱼才可以捕;以及可以用来捕鱼的工具和诱饵的种类等。

对于人们对与捕鱼相关的法律了解和认识的不足,许多参加调查的人士都表示出忧虑,他们强调说,为了保护渔业资源,对所有钓鱼客加强教育、提高他们的认识是非常重要的。这些人士还对渔业法规的执行不利表示极大的不满。在参与调查的报告者中,有些人过去曾亲自向自然资源部(MNR)或安大略省警察机构(OPP)报告违反渔业法的行为,但是都毫无用处。

我本人知道这里有些居民曾经试图联系自然资源部(MNR)和安大略省警察机构(OPP)来现场检查许可证,例如,不是仅仅针对亚洲人,而是针对所有来这里钓鱼的人。作为一名拥有许可证的钓鱼客,我觉得大家都应该为这种特权付钱,这样才是公平的。但是,我们几乎没有获得任何机构的任何合作。(#20)

虽然渔业资源的保存和保护是非常重要的问题,但是显然许多报告者在提到资源保护问题时都带有种族主义的弦外之音。令委员会感到不安的,是有些人正试图使用资源保护问题来对袭击事件,或对敌视亚裔加拿大人的态度进行解释或辩护。要再次重申的是,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亚裔加拿大人更容易违反资源保护法规。

总结和后续步骤

现在我省存在如此多的种族仇恨现象,我们的政府打算怎么办呢?(#4)

袭击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的事件在亚裔加拿大人社区和事件发生地社区的居民中间都造成了巨大影响。只有承认这些事件中存在的种族歧视成分,才能在解决问题方面取得进展。少数族裔加拿大人被特别当作敌视和仇恨的目标,并成为种族主义袭击的受害者。

这些事件的严重性不应该被缩小淡化。严重的伤害已经造成。一些经历了带有种族主义袭击的人心理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有一些人还受了重伤。整个亚裔加拿大人社区群体都经历了恐惧、焦虑以及安全感的丧失。同时,这些事件还对事件发生地的社区产生了重大影响。

必须迅速采取措施来确保这类袭击事件不再发生,并为亚裔加拿大人重建安全感。必须承认、指出并批驳在事件发生地的社区中某些人所存在的种族主义思想。同时,还要进一步努力确保让少数族裔群体知道,如果遇到种族主义骚扰或袭击可以和哪些部门联系,同时也要确保这些部门能够有效地满足他们的需求。

虽然评论安大略省水域资源管理方面的问题不属于本委员会的职责范畴,但从此次调查所收到的报告可以看出,在某些社区,水资源方面的竞争已经带有某种种族主义的色彩,这非常令人不安,委员会在此敦促资源保护和水域管理部门对这些问题采取相应的行动。

在这份“初步结果”的基础上,委员会将立刻与有关组织和机构进行联系,以寻求解决方案,并获得具体的行动承诺。这将包括:

  1. 相关省政府各厅,包括自然资源厅、公民厅、社区安全和惩教事务厅、以及司法厅等;
  2. 警方,尤其是负责事件发生地社区的警方;
  3. 事件发生地的市政当局,和安大略省市镇协会;
  4. 教育工作者;
  5. 社区组织,包括为钓鱼客提供服务的组织,为亚裔加拿大人社区提供服务的组织,以及反种族主义的组织。

委员会将于2008年春季就事件结局和获得的承诺向公众公布一份“最终结果”。

人权的目标是实现所有人的融洽与平等,这个目标指引我们建立一个人人都可以分享资源,且人人都可以享受大自然恩赐的安大略省。委员会希望这份“初步结果”能够成为我们实现这一目标的开始。

转自安大略省人权委员会文章 袭击亚裔加拿大人钓鱼客事件调查初步结果 (ohrc.on.ca)